• 数千支电竞队伍厮杀之后
  • 黄钰芹回顾往年黄金走势
公司新闻
团伙隐身豪华别墅制售假“康宝莱”日赚6万

苏州团伙隐身豪华别墅制售假保健品:饼干混入假康宝莱,日赚6万

2017年11月1日,苏州市公安局吴中分局端掉了假康宝莱生产窝点。

12月11日上午,苏州市公安局吴中分局举办“像抓酒驾一样打假——苏州警方破获特大制售假冒康宝莱保健品案发布会”,警方对制假窝点和嫌犯抓获等“第一现场”进行了直播。

在江苏苏州,一栋豪华别墅内,隐藏着仿冒美国“康宝莱”保健品的制假团伙,每天可生产二三十箱、数百罐假康宝莱保健品。这些经康宝莱鉴定为假货、长期服用将对人体产生严重危害的产品,经制售假团伙发往全国,仅湛江、广州、山东三地涉案金额已近2000万,全链条案值或将上亿。

据了解,本案的幕后操盘手是制假惯犯,早年其“马仔”因制售假被抓判刑三年,但他未被供出,继而扩大制售假团伙。近日苏州市公安局吴中分局通过阿里巴巴大数据协助,端掉了这个制售假团伙,抓获21名犯罪嫌疑人,查获假康宝莱成品半成品原料近2吨,12人被刑拘,目前本案已进入审查起诉阶段。

造假:饼干粉碎混入假保健品

2014年底,身材肥胖的老丁,走进一家健康体验馆,花3000元买了康宝莱的一个疗程,瘦了十几斤,于是租下一栋四层豪华别墅,开始闭门造假康宝莱。

公开资料显示,康宝莱是营养和体重管理的美国直销企业,曾经赞助了250位世界级运动员,2011年零售额达54亿美元。

老丁自创配方,调动黑市资源为生产、包装、销售“一条龙服务”,从配方到标签到包装全是假的。

配方是老丁根据正品配料搭配反复调试而成的,只有他自己知道。凡是市场上难找的、贵的,就用别的味道相似的廉价配料来替换。

“光是奶昔我就买了30多种对比,起初调试出来的跟正品口味差不多,但重量一样,体积是正品的一半。”老丁供述,是女儿吃饼干碎容易饱,点醒了他,他寻思将饼干粉碎混合进假康宝莱。于是又买来十几种饼干试验,恰好市面上有曲奇口味康宝莱,他就选用了曲奇饼干碎,调试出五种口味。

苏州警方查获2吨假康宝莱成品半成品原材料,嫌犯自制配方,手工灌装贴标,所有环节都造假。

老丁边生产边试吃,但也怕吃出问题闹出人命,就查了很多专业文献。“加入了少量的无水糖精钠和二氧化硅。我当时看过一本参考文献,二氧化硅不能超过千分之五,否则会引起腹泻;无水糖精钠也不能超过千分之,否则会对视力造成影响。” 

为安全起见,起初他只让父母给他干活,后来经同行熟人介绍,又有残疾人和90后加入。配比混合、搅拌均匀、磨成粉末、分装贴标,这些黑作坊、土法子生产出的粉末,被包装成具有排毒、减肥、提高免疫力等诸多神效的“美国产”康宝莱保健品。

民警钟志豪提供的美国康宝莱品牌方鉴定书显示,这些均为假冒产品,均不符合产品标准,如“葡萄籽灵芝孢子粉胶囊”,在钾和镁的含量上与标准产品就严重不符,奈沃科粉仅肉眼就可判断为假——长期服用,将会对人体健康产生严重危害。

据苏州市公安局吴中分局郭巷派出所民警杨剑飞透露,假康宝莱研制“成功”后,老丁迅速打开市场,从日销10多瓶到月销1000多瓶,每月纯利润超过10万元。

老丁的老婆常抱怨他夜不归宿,有一次老丁回了句,“最近生意太忙,今天一天赚了6万。”

警方审讯进一步发现,老丁是个制假惯犯。他曾是某著名国际直销品牌的中国经销商,因利润空间大,10年前自立门户开始制假,其“马仔”阿彪(化名)因制售假被抓,判了三年有期徒刑,但当时未供出老丁,且当时的技术条件也没能锁定老丁。

随后,制售假团伙所有人主动切断联系,直到老丁做假康宝莱风生水起时,阿彪才主动找了过来。刚开始,老丁只将自己所用的空瓶、标签发给阿彪,让阿彪自找原料,灌装、贴标、销售。

不到一个月,阿彪突然失联,老丁意识到风险,迅速收手,换电话、切断所有联系,这次他怕自己被供出来。他一边悄悄考察市场一边望风,确保制售假黑市并无动荡,才继续在别墅的黑作坊生产。

隐藏在四层豪华别墅内的假康宝莱生产窝点,一层堆原料,一层生产包装,一层囤货。

不过,阿彪这次只是电脑丢了,上面全是制售假团伙的核心资料和庞大销售网络,但资料未被泄露出来。三个月后,阿彪又来见老丁,此时黑市上又多了几种口味的假康宝莱。

这次,阿彪在重操制假旧业上,已与昔日大哥老丁难分伯仲,这对曾经的制假“黄金拍档”各立山头,二人互不透底,互为上下线,互相利用,一边合作一边竞争。

当阿彪销量上升,他反过头来把半成品的原料发给老丁,指挥老丁灌装、贴标,再回寄给阿彪销售。据老丁交代,一直以来,阿彪均未让他接触销售网络的下家。殊不知,阿彪觊觎已久的湛江市场,七成份额早已被老丁蚕食。

原来,老丁私下招来一批工人,扩大生产线,销往全国,其中湛江、广州、山东的三大客户拿货最多,主要走批发,线下售假难以查证。老丁向警方供述,“他们也都知道我卖给他们的是假货,这个我们也摊开来讲过。”

渠道:多平台网络销售假货

据苏州市公安局吴中分局警方透露,阿彪主要在淘宝、拼多多、国美网等多个网上平台销售假康宝莱。

阿彪向警方供述,他用老同学、邻居的身份证注册淘宝店,又找来同学的母亲和老婆的身份证,用于注册支付宝账号。虽然他费尽心思,但当他被多个顾客投诉卖假货后,他的淘宝店很快被封。阿彪试图换马甲开店,但始终未果。

据了解,淘宝有大数据分析系统,是不会允许多个相互关系人的同类型店铺同时对外出售产品。 然而拼多多则主打团购。阿彪说:“我们经常在拼多多上放带有‘海淘’字样的图片,宣称卖的是美国产的康宝莱,但进货地其实就在苏州。”

2017年11月1日,苏州、南京等地,苏州百余名民警联合出动,数十名犯罪嫌疑人落网,其中就包括“制售假二进宫”的阿彪和此前售假未被锁定的老丁。

至此,制假江湖落幕。

美国康宝莱及阿里表态将起诉售假商家:“让售假者疼”

在12月11日苏州市公安局吴中分局举办的“像抓酒驾一样打假——苏州警方破获特大制售假冒康宝莱保健品案发布会”上,警方对制假窝点和嫌犯抓获等“第一现场”进行了直播。

据苏州市公安局吴中分局通报称,2017年9月,阿里巴巴平台治理部打假特战队推送了条线索至苏州市公安局环食药支队,11月,在警方摸排及阿里大数据技术协助下,最终端掉了假货生产源头窝点,捣毁了这个假货销售网络。

康宝莱(中国)向苏州市公安局吴中分局出具的鉴定报告显示,警方查获的康宝莱系假货。

警方称,本案犯罪嫌疑人普遍具备一定反侦察意识,其中制售假惯犯更是具有很强的逃避追查打击、销毁证据的能力,给警方办案、取证造成一定困难。

“这也是警企合作、大数据背景下新的办案模式。”办案民警杨剑飞称,在大数据时代,任何蛛丝马迹都难逃法网,惯犯反侦察能力再强也无济于事,警方可追根溯源,复盘整个错综复杂的犯罪网络,追查到底。

杨剑飞说,对于这些制假售假的惯犯来说,几十元成本的假货卖到几百元,利润极大,致使制假者铤而走险、无法收手。

美国康宝莱品牌方代表则称,对制售假团伙精细分工感到震惊,对任何制售假行为深恶痛绝。康宝莱作为品牌方深受其害,淘宝拼多多国美等作为电商平台也都是受害者。

苏州市公安局吴中分局副局长范久宁称,本案社会警示意义重大,广大消费者及全社会应共同参与治理假货,像抓酒驾一样打假,消灭线下假货源头,严惩制假售假者。

美国康宝莱品牌方与阿里巴巴平台联合表态,不论对制售假者的刑事判决如何,接下来,品牌方和阿里将联合起诉制售假者,进一步震慑致售假团伙,提高其制售假成本,“就是要让制售假者倾家荡产,让他们知道疼。”